www.66jbg.com_申慱官方网站新版

来源:恐怖!19岁孕妇拐骗后被勒死,子宫的胎儿被强行拖出……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05-25 01:42:55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我们说“厕所教育”,到底是在教育什么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  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#标题分割#  其实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。  对于学校来说,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。“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,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,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。”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。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“厕所革命”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,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。  钱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。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,对学校而言,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。  孩子们文明如厕的习惯  正在慢慢养成  杭州西湖(紫萱)小学改造后的厕所,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,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。  “对孩子们来说,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,每天都得使用,会发生很多故事。尤其男生厕所,简直就是‘战场’,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。”张冠军说,“有段时间,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,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,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。学生们还说,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,在厕所里‘打仗’。”  但在厕所改造后,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。张校长观察后发现,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,诸如“少用一张纸,多添一片绿”、“请节约用水”之类,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。后来,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、水龙头等地方,效果好了很多。 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,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“叮咚,清洁系统已就绪,请双击确认”的标语。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,原来总被“糊一脸”的镜子因此“幸免于难”。学校有个吉祥物叫“西湖亮亮”,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,贴在厕所镜面上,配文——“照亮你的真、善、美”,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,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。  自从厕所改造后,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。“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,图案很好看,不应该去破坏。”一个三年级男生说。 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:“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”,“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”,“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,冬天洗手就冷了”……  对此,张校长很乐于看到,“学生积极参与进来,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。”  杭州不少学校  也在进行形式不同的“厕所革命”  我们打探了一圈,发现杭州不少学校不约而同地也在进行“厕所革命”。 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,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,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,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。为了改善这一状况,从去年上半年开始,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~6年级的8个班,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。  “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,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,制止不文明行为。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,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,不乱扔纸巾等,教会他们文明如厕。”胡老师说,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,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,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。 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,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,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。现在,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“五星级厕所”。 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,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“厕所革命”。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,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。  “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,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,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,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,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,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,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,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。”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。 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,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没有人乱扔纸巾,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,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。  很多家长不让孩子打扫厕所  认为这是“丢人”的事 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,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,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。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,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,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。 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,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,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,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,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。  同时,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,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,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。  “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,但是仔细一想,在大家的观念里,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,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。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,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。”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。 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那天放学后,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,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,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,立马上前阻止。外婆认为孩子还小,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,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。  “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,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,更何况打扫厕所。”蒋校长无奈地说。  “厕所教育”非常重要  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素质  蒋晓认为,“厕所革命”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,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,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,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。  在蒋晓看来,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、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,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。 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,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“厕所教育”有所了解。  “在日本,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,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,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,甚至要求更严格。”蒋校长说,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,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,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,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。 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,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“厕所革命”的调研。在他看来,对小学生进行“厕所教育”是非常重要的。  “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,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,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,取消了合作计划。”王教授说,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。在他看来,“厕所教育”应该从小开始,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,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,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。同时,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、私密性的保护、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。  “其实,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,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。学校‘厕所革命’的背后,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。”王建明说。

编辑:www.66jbg.com_申慱官方网站新版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ighway-g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NASA表示小行星取样工作的难度超出预期 《自然·医学》:衰老血液伤脑! 凯迪拉克全新XT5谍照内饰升级/增V6车型 公教年改釋憲說明會藍軍拒進場要求言詞辯論 中国移动否认推出5G套餐:实为靓号套餐 爸妈爷奶姑姨都来加州了,上哪吃才能满足老饕们的中国胃… 被停学、开除了?今年秋季让你顺利返校 西决连续三场逆转17+!勇士respect连冠火箭 百度股价周四下跌4.17%市值跌破400亿美元 躺著也能做運動?「零位訓練」矯正萎縮、改善基礎代謝 临商银行基建主管挪用公款1692万:9成用来炒股票期货 为庆祝人类首登月球50周年,NASA向公众征集相关回忆 《生活大爆炸》电梯修好了!佩妮是第一个使用者 福汽集团增持金龙汽车增持比例不超过31.99% 科普:苹果籽能让马中毒? 国安发布天王山战海报:战·意志挫折引领着前进 罗牛山未开建的赛马小镇背后 对亚马逊股票一热一冷巴菲特对决索罗斯另有深意 【5409-26】【NEU校区内近Berklee/HM… 97国青徐启功葡联赛下半程迎爆发1球3助坐稳主力 促销|亚洲超市打折信息(5月17日-5月23日) 瑞幸咖啡:亏21亿为何仍轻松闯关? 拜仁确认正谈判签曼城飞翼罗贝里接班人就是他? 美图商用AI皮肤检测仪美图宜肤曝光10项测肤维度 湖人今夏B计划:签不到超巨就换东部第一分卫 英国首相特雷莎-梅的脱欧最后努力遭议会全面否决 美银美林:永利澳门目标价26.5港元重申买入评级 HPV「8成」與你有關!陳保仁醫師:安全性行為也會傳… 勇士决赛前休息9天历史第3!前7次里出4个冠军 HTC手机败退:关闭京东淘宝旗舰店一年未发布新机 共享单车是“黑车”?手机扫码可查询举报 6分钟了解10年赴日个人旅游签证“解禁”史 闽信获控股股东提供2亿元无抵押定期贷款融资 软银向英国金融服务公司Greensill注资8亿美元 买不起房的人激增美国的房东又涨房租了 地区局势紧张沙特邀阿拉伯国家出席两场紧急峰会 为应对伊朗美国国防部正考虑向中东增派5000兵力 中国移动公布提速降费新举措可快速退订营销短信 西媒曝巴萨部分球员质疑梅西苏神:不是好领袖 好甜蜜!孙俪发文表白邓超,超哥:有什么家里说 孩子照片被vivo设为屏保客服:第三方提供正在调查 美国大峡谷壮阔美景,颜色为何像生锈?专家解密 加州认定致命山火由PG&E公司设备引发 “九二共识”中是否包含“一中各表”?柯文哲回应 穆里尼奥:曼联的问题不用我说时间会证明一切 报道称亚马逊计划为危险商品建造一个新的仓库 五矿资源股价下跌7.2% 2019年度太阳花种公马拍卖活动在锡林浩特举行 英皇证券中期盈利下跌89.87% 何猷君家人发布合照,疑似暴露奚梦瑶已住入何家,享受富太… 英特尔再爆安全漏洞:可将部分芯片速度拖慢近20% 只此一家!布朗克斯区唯一的书店是什么样的?其背后藏着的… 美国入学考试新增了这个分数!家长们慌了... 袁野:京沪大战国安至少拿一分新主席懂管理就行 大和:内地汽车市场有望在下半年复苏首选吉利汽车 最新研究:月震导致月球表面像葡萄干一样收缩 未来20年中国将成电动汽车主战场销量占全球一半 远离它们癌症其实可以预防 给内向科学家的社交建议 《经典咏流传》萨顶顶赵照畅聊经典改编趣事 美国机构下调松下公司信用评级前景至负面 法铁秘密修复东方快车铁道传奇42年后或再启程 新加坡防长参观中国海军054A舰了解武器装备情况 2019年美国500强排行榜揭晓苹果公司重回第三位 对话商汤徐立:科学家气质的AI独角兽成长法则 大亚湾核电站商运25年对港供电近2500亿度 大摩:维持汇控增持评级微升目标价至75港元 指尖悦动5月14日回购42万股耗资64万港币 神州租车一季度经调整净利2.41亿元同比增长15% 宁泽涛女友是谁?网友破案:疑似维密华裔超模 5月SAT亚太区惊现史上最严Curve?!语法错一题就… 器官捐贈追思會,感謝捐贈者的大愛 越南酒驾车祸每天22人死拟修法加重酒驾司机惩罚 前方多图预警!供需严重失衡白银涨势一触即燃 科尔膨胀了!下场继续11人轮换横扫还会远吗 美国与伊朗博弈持续升温学者称开战概率并不大 华为OS操作系统渐露真容任正非亲自推进 美移民局扩大电子化服务将加快申请及处理案件效率 贝聿铭于家中逝世因一部电影对建筑设计产生兴趣 外媒:美国游说韩国“把华为赶出去” 国内5G产业链崛起但三大难题仍待解决 袁冰妍回应《听雪楼》质疑:会加倍努力呈现更好的 同遭美政府禁令华为与中兴有什么异同? 科比来蹭热搜!半神vs利爪侠!这俩人他都调教过 宫崎骏导演《千与千寻》内地定档6月21日上映 皇马中场:我有一份不错的合同但我买不起姆巴佩 富途证券5月24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卡罗:深足下半场失去了比赛概念要学会接受错误 福建泉州海域两船相撞6人落水搜救后确认1人死亡 警惕!多伦多数位华人被骗钱!还反遭威胁:“小心看着点你… 搭载1.5T/2.0T荣威MAX申报信息曝光 揭秘皇马当年求购贝利一幕球王为什么拒绝皇马 华夏传承网络传销案:参与者7万人涉案金额9.7亿 亚投行已被全球投资者认可首次发债全球抢购 华裔终身教授实验室被关,美国新时代排华已经到来? 中超-U23替补41秒绝杀又被换10人一方2-1胜深… 盘点国产芯片概念股:华为子公司设计领域排名第一 联盟首次为乐透抽签设备用机器甚至还有C计划 《灵州盛会》发布会金美伶露肩粉裙少女感十足 该出手时就出手近期官降国产SUV车型一览 巴萨大将:跟梅西交手让我折磨还是当队友好一点 Kerastase卡诗双重菁纯修护精油100ml 领头羊去哪了?FAANG几乎都比去年最高位跌去两位数 凯迪拉克全新XT5谍照内饰升级/增V6车型 昔日多头倒戈?摩根士丹利警告特斯拉面临重组风险 外媒:土耳其或推迟购俄S400美土关系出现缓和可能 被市委书记点赞的水氢发动机,究竟是不是“水变油” 力世纪下跌3%斥近5亿购跑车公司四成股权 逻辑满分美国资深记者驳斥美国政府打压华为 奇璞论坛-创新药新势力4|袁征宇:站在对抗超级细菌的… 特斯拉提高Model3价格涨幅400美元 前美投行高管:美国接受了有关中国的错误叙事 范冰冰面色憔悴做公益被骂洗白,忍无可忍终于发微博回怼! 西雅图3卧2.25卫市中心黄金地段别墅 武磊想进欧战正赛还有3道难关今夏中国行泡汤 曝《权游》编剧有望加盟《魔戒》亚马逊拒绝置评 Vichy精选美容护肤品享8折优惠 揭秘巴萨当年签马拉多纳趣闻他们坐坦克去谈判 陈孟奇《绅探》收官“斯文败类”演技获赞 视频|盒马鲜生大红肠抽检不合格大肠菌群超标85倍 最后期限已过菲律宾对加发宣战威胁后又有新举动 女星自认曾花高价蹭戛纳红毯称当时充满自豪喜悦 任正非谈家庭: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孩感觉很亏欠 俱乐部排名:国安创新高超西班牙人中超4队进百强 公教年改釋憲說明會藍軍拒進場要求言詞辯論 秦皇岛领涨新房市场分析称调控放松可能性不大 金山软件一季度营收17.3亿元净亏损6780万元 任正非:以后还会买美国企业零部件 残忍杀害8岁女童,凶手不满转狱竟向政府索赔! 李易峰亮相亚洲影视周后台大合影用手入镜很皮了 信心爆棚?超半数人认为国安赢上港仅3成看好上海 走进“声音”的世界视障用户是怎么使用智能手机的 和记电讯逆市下跌3%瑞信下调目标价 NASA表示小行星取样工作的难度超出预期 到西瓜田尿尿警循線追人訊後竊盜函送 积极参与今年科技股IPO大摩伦敦股票团队裁员 渣打集团5月15日回购137万股耗资932万英镑 跌跌不休!英镑连续4日收跌分析师:技术面极为糟糕 纽约本周有这些展览值得一看! 阿尔法·罗密欧推Giulia特别版独特的车漆颜色 122亿存款不翼而飞?新京报:资本市场不容忍撒谎者 拼多多一季度亏损小了但用户增长慢了盘前先涨后跌 “外星”荒原,视觉飨宴——西南大环线攻略篇 当游戏侵入现实,人类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? 最美搏击“大使”苏航绽放俄罗斯喀山 原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袁宝华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梅西西甲最佳搭档竟然是他为梅西贡献6次助攻 研究:五大“战术竞技”手游全球累计吸金20亿美元 共事17年的“老虎”比着贪两人前后敛财超两亿 中国轻武器出镜:挪威特种兵配81式机枪保卫机场(图) 浙江外贸企业:换汇收入增了美订单停了跨境电商热了 「上台來跟我做愛」! 情色濃烈的心靈雞湯大會 湖人老板要换人了?股东们已经对巴斯十分不满 美国这企业给薪水好狂!实习生比正职高1倍 摩根大通:iPhone需涨价14%才能对冲贸易冲击 何猷君为在文物建筑上涂鸦示爱道歉可能触犯法律 英国首相特雷莎-梅的脱欧最后努力遭议会全面否决 违纪官员对抗审查是什么下场?中纪委网站给出了案例 拼多多开盘大跌超7%一季度收入6.773亿美元 NYC旗下诺莱仕帆船队载誉而归斩获首届上帆赛冠军 支离破碎!外籍嫩哨让恒大苏宁都暴怒也是卡牌王 传闻任天堂也计划与微软就Azure云计算服务展开合作 在美国,新建一栋住宅需要多少钱?干货请收藏! 何猷君求婚奚梦瑶,前女友By2妹妹发文意味深长:冷暖自… 苹果iPhoneApp反垄断案败诉股价重挫5.63… \"人造肉\"席卷全球大食品公司与初创企业争抢\"蛋… “周口男婴事件”有蹊跷亲属:孩子母亲几天没回 钻石联赛上海站中国获2金4银为备战世锦赛添信心 惨剧!多伦多82岁华裔老太遭灭口,罪犯竟是81岁老伴! 德安东尼带队不可能夺冠!火密听了都沉默了 邓紫棋露脐运动衣秀减肥成果蛮腰纤细马甲线出现 谷歌姐妹公司Verily联手医药公司提高临床试验质量 为什么健身餐里没猪肉? 蘋概三雄止跌 台股開平震盪走高隨後漲幅縮小 远大中国获主席兼执董康宝华增持16万股 加州认定致命山火由PG&E公司设备引发 高通苹果刚和解英特尔为什么敢退出5G手机业务? 中石油下跌2%创近两年低位本月以来累跌9% 李湘做直播自曝一套餐具2万多,网友:变相炫富 古巨基晒与51岁妻子恩爱照被指腿P长了,他的回应太好笑… 梁建章:入境游存支付不便等痛点应开放外卡移动支付 比肩四大行两桶油这些小股票也走出抗涨抗跌行情 京东格力被告欺诈因空调“有凉感无风感”? 新加坡防长参观中国海军054A舰了解武器装备情况 92亿!英超称霸欧洲的秘密第一联赛的底气 霉霉后悔曾在节目上吐槽前男友坦言当时太幼稚 多伦多举行特奥青年邀请赛比赛共分两个组别 外媒:苹果2013年曾以每股240美元洽购特斯拉 贸易影响美国大型企业放缓支出或阻碍明年经济增长 华为遭美打压后:6家美国供应商股价狂泻 美国与伊朗博弈持续升温学者称开战概率并不大 阿里云第四财季收入77.26亿元同比增长76% 韩国一漱口水广告称经中使馆认证使馆:非品质认证 舜宇光学逆市急挫近4%暂表现最差蓝筹 任正非:没有美国市场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万余民众同拜神农炎帝国民党前主席吴伯雄出席 汪苏泷《对话》坦陈内心唱出自我:对手是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