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33psb.com_www.33psb.com-【画面精致】

社友网

2019-09-16 18:53:31

字体:标准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  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(长篇小说选载 . 46 ) #标题分割#程占功著   秀秀说:“姑奶奶,我听我姑爷爷讲过,刘志丹是大官,可跟咱老百姓吃的穿的全一样;他走到哪儿就把好事给老百姓做到哪儿。”  瞎老婆婆接着说:“你姑爷爷告诉我,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快损失光了,就剩下咱陕北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了。刘志丹为创建和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,吃尽了苦,受尽了罪,但他没怨没悔,忠诚为党,终于让陕北成了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家。”  “姑奶奶,听说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、北路军总指挥的刘志丹将军,现在正率领部队东征,准备渡过黄河,去打日本鬼子。”秀秀说。  “路过咱这儿吗?”瞎婆婆问。  “听说路过。”秀秀道。  “小贵,过来!”瞎婆婆又叫。  小贵提着弹弓跑到奶奶身边:“又做甚呢?”  “去窑里把装红枣的笼子抱出来。”瞎婆婆挥了挥手。  小贵进去,旋即使劲抱着一个盛满红枣的笼子放到奶奶身边。“去把那个装玉米面的布袋也拿出来。”瞎婆婆又说。  “布袋里的玉米面咋办?”  “倒在瓷盆里。”  小贵又进窑洞,片刻,拎着一只空布袋走到奶奶身边:“拿来了!”  “把布袋口打开。”瞎婆婆边说,边从笼子里摸索着捡出来几个又肥又大的枣放进布袋,接着说,“小贵,你也来捡,把笼子里的好枣都捡出来,放进布袋。”  “做甚用?”小贵问。  “帮奶奶做完活,奶奶就告诉你。”瞎奶奶眉宇间洋溢着愉悦的神情。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(笔名水之韵、火平利、程为公)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

责任编辑:www.33psb.com_www.33psb.com-【画面精致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跨不过的天河!鲁能在这10场不胜9年没带走过3分 50元变50万?!他狂骗3000万后,住别墅、开豪车!… 要去纽约吗?莱昂纳德买搬家纸箱被网友拍到 古装与翻拍扎堆架空历史有违总局意见难看好 林丹为奥运积分“血拼”备战整个人泡冰水恢复 5G开始商用:啥时能用上?怎么计费?权威答案在这 高仿鞋“紧随”天价潮鞋严打与产业转型需并举 苏永康曝许志安出轨后曾向友人道歉:他需要沉淀 美国国家级\"U型锁\"现身:拟立法不承认华为专利?! 日本山形县地震已造成26人受伤 反华势力新一轮作秀?美国人被自造的红色恐慌忽悠 莱昂纳德给杜兰特建议:要确保足够健康再回来 公安部原副部长孟宏伟案一审开庭:被控受贿1446万 2019年MTV影视奖颁出《复联4》《权游》得最佳 加拿大惊爆“三鹿门”,婴儿食品致癌物爆表,卫生部还想抵… 看了陈怡蓉的生活照,网友不禁担心起同样嫁给整容医生的阿… 格兰仕再发声表态:行得正讲道理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林肯设计总监伍德豪斯跳槽日产负责英菲尼迪设计 2019第二届长沙极限飞盘公开赛圆满落幕 南加油價開始走低一個月下跌近30美分 全新一代华晨宝马3系上市31.39-36.39万元 hooli篮球挑战赛X腾讯《我要打篮球》战略合作伙… 郭少祝贺林书豪夺冠:穿你球衣你们队就夺冠了 俄最大通信运营商:华为完全有资格进入我们的网络 华为获评中国学生心目中最具吸引力雇主 亚马逊:我们没欠一分税!2016年以来纳税26亿美元 征信系统已收录9.9亿自然人信息信息保护成重中之重 蕾哈娜与男友贾米尔暂无结婚打算:特别想要孩子 一汽奔腾T33实车曝光将第三季度上市 俄战舰军机在日本海演练歼灭潜艇发射深弹鱼雷 有这七个迹象,说明你活得越来越好 贾跃亭内蒙古造车还未实锤仅有的基地却可能被收回 重磅!赦免法案,通过!美国数百万人跳过绿卡,直接… 7月1日起护照收费降至120元港澳通行证降至60元 百亿回购计划不奏效,谷歌因“慷慨”走向深渊? 两度破格晋升的“75后”女学者转任副市长 2019微博电影之夜:鹿晗获微博最受期待青年演员 京东成首个电子营业执照亮照平台实时更新不可篡改 度小满与光大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助力银行理财子公司 时富金融:推介买入中国铁塔目标价2.4港元 杭州一女子众筹提款炫富疑诈捐水滴筹称将原路退款 谢又生转正当选张掖市市长(图/简历) 美银美林:维持港交所买入评级目标价307港元 日本熱門眼藥水加拿大禁售台灣卻還在賣?藥師要你先別緊張 华硕手机掉队:联手腾讯押宝电竞“绝地求生” 澳前总理:系好安全带吧中国对特朗普划出3条红线 奢华与运动兼顾全新宾利飞驰官图发布 长城集团背负40亿债务再寻“输血”15亿能否如愿? 华为就孟晚舟案再发声:加拿大执法存在程序滥用 盘踞中关村电子市场强迫顾客交易六团伙50余人获刑 地震致300多头猪被埋消防员与村民营救\"二师兄\" 途歌共享汽车已被全部回收工商所回应途歌并未破产 本届选秀最大冷门!太阳11顺选中预测37位的他 恺英网络实控人被逮捕贪玩信息澄清与其无关 另立山头还是候补位者?试驾比亚迪S2 43岁却有80岁身体,这个基因给“衰老时钟”按了快进 韩团iKON金韩彬涉嫌吸毒聊天谈毒品自称吸大麻 申小雨案再次开庭,华人高举横幅:杜鲁多,这条人命怎么还… 英国顶级体育盛事,皇家雅士谷赛期正式展开! 黄金或要“起飞”中美俄都是“催化剂”? 东风风神新车曝光提供多项驾驶辅助功能 广东:若8点前发布暴雨红色预警学校全天停课 网联反击:开发上线“一键绑卡”将于近期开始收费 武磊身价飙升达到1000万欧刷新纪录成亚洲第六人 《最好的我们》现\"幽灵场\"?次日944场上座率10… 在双创周北京会场玩转黑科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微软大涨价: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加速推进开源软件替代 经历一周暴涨后黄金多头的“弹药”还充足吗? 波兰登陆舰参加北约联演遇事故船体穿孔进水(图) 青蒿素耐药?屠呦呦团队:3日疗程部分地区正丧失疗效 记忆可“遗传”!或是另一种“永生”! 消息称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对刺激政策选项产生分歧 野村:鲍威尔或强调已经准备面对美国经济前景恶化 美国大学毕业生比高中学历者平均每年多挣3万美元 小米手机CC来了:联合美图打造小仙女正式C位出道 揭秘手机费套餐升级骗局手机费是这样变高的(视频) Facebook推加密数字货币改变世界从野心开始? 波音遭集体诉讼:数百名机长指控其掩饰737MAX瑕疵 【送票福利】《追龙2:贼王》定档6.07I四大影… 战马街舞挑战赛重磅来袭街舞人不容错过的“命中之战” 苹果价格涨得凶都是期货惹的祸? 陈东升:我们坚持走专业化的道路不会去碰银行 原油期货空头头寸飙涨因全球原油需求前景黯淡 印度失业率创45年新高名校生投80份简历找不到工作 李维嘉龙丹妮双双否认是夫妻:多年好友别多想 7只幼猴在美研究机构中毒死亡致命性实验引争议 科尔:若知道杜兰特会伤到跟腱肯定不会让他打 国家药监局:蔻诺博泉美肤霜为假冒产品要求停售 美前官员出席总统涉妨碍司法听证会特朗普:非法 权威媒体曝一方欲请贝尼特斯执教开1200万镑年薪 东亚银行跌近4%料中期纯利显著下降 庆祝建国70周年2019年全民健身挑战日宁夏动起来 历史上的今天:勇士4-2击败骑士一哥荣膺FMVP 唐莞离婚后首发文,对曹云金的这个称呼真的好陌生 北野武离婚分割财产全部财产留给前妻 欧文解雇经纪人将签Jay-Z公司加盟篮网前兆? 专家:地质构造纵横交错是余震频发主要原因 买来二手豪车是事故车车主告商家欺诈却倒“赔”5万 联通广告“吹牛”号称最快4G法院:误导宣传罚1.5万 MSCI\"纳A\"这一年:外资入场情绪高涨基金经理… 性侵儿童的罪犯自费接受化学阉割才能出狱!美国这个州通过… 美媒:美联储开始考虑最早6月降息可能 谷歌将以26亿美元收购数据分析公司Looker 阿根廷铁闸拒续约告别西甲豪门转投卡塔尔淘金 央视:国足非最佳状态赢球不容易蒿俊闵没替代者 直升机放火,无人机围观:什么研究这么激情? 直击|全球超算500强:联想173套蝉联第一浪潮第二 欧文解雇经纪人将签Jay-Z公司加盟篮网前兆? 植物也有“生存策略”:水稻具有对干旱环境的\"记忆\" Instagram与PSN网络出现故障:持续近1小时… 蔡依林水池中玩水开心过夏天白色分体泳装秀蛮腰 美银美林:奥园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升至12.2港元 邓超怀念亡父:新片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座位 这才叫天赋!奥尼尔的两个儿子互送隔扣(视频) 库克斯坦福大学演讲:这里孕育伟大的梦想(全文) 被美国拖欠会费80亿联合国的钱即将花光考虑卖房 湖人有意队再次上线!把一阵中锋带回洛杉矶? 一汽奔腾T33实车曝光将第三季度上市 梅雨來襲當心這5種「梅雨病」會攻擊你身體的4個部位 陈立农用宝宝滤镜呆萌自拍用力wink大笑傻得可爱 英特尔同意收购初创公司BarefootNetwork… 阿联酋油长:OPEC+“非常接近”达成延长减产的协议 14岁小花达标游泳世锦赛+奥运会余依婷盼取突破 奶茶,还是别人没喝过的好 工行上海分行新行长选定:山东省分行行长付捷补位 俄防长:未来战争用时更短将“没有纠错时间” 日本金融厅报告称养老金不够需自行准备2千万引痛批 MMA2019“年中最佳”:最佳KO属于舍甫琴科 已婚女人告诉你:比起离婚,女人更害怕男人做哪些事? 日媒称特朗普明知F-35有缺陷仍推销:安倍言听计从 将推多种动力版本欧尚X7将于11月上市 直击|全球超算500强:联想173套蝉联第一浪潮第二 午盘:等待联储政策决议美股小幅上扬 德外长访伊伊朗批欧无实际行动“挽救”伊核协议 教育局实物补贴质次价高,采购清单为何不敢公开? 媽媽心聲:為了小孩才結婚 库里谈3比1汤神露诡异表情!这是无奈还是自信 全美各州教育水平大比拼,你最爱的加州竟然没进TOP10… 25年家庭主妇年入30万:“我一辈子创业,没冒过一点风… 恰克(Chage)睽违12年将再登上海舞台 又一主旋律巨制!唐国强黄景瑜加盟秦岚演宋庆龄 阿森纳今夏挖角德国当红门将0价免签能淘到宝吗 Uber展示空中出租车:内部类似直升机座舱 李维嘉偶遇杜海涛比V字海涛瘦身成功引网友惊叹 半场-扎哈维梅开二度拉斐尔破门富力暂2-1卓尔 标普500升破50天移动均线有望创半年单周最佳表现 高情商的女人,从谈恋爱起就准备好了3条后路 华为nova5系列发布:售价2799元起还有平板等周… 神吐槽:选择比努力更重要!NBA进入他的时代 油价连日大幅下跌!全球经济状况堪忧 打造美鼻雕塑立體五官填充物與假體比一比 補充益生菌有吃對嗎?這些吃法吃再多也無用 中国皮划艇巡回赛总决赛开赛342人赛道逐浪夺金 突发!!多伦多DT4所高校,10个校区同时遭大量炸弹… 84%的成员国不按时缴费联合国快没钱了 创业板可借壳引爆A股最全壳资源名单来了(五大维度) 《黑衣人:全球追缉》口碑解禁烂番茄新鲜度29% 持续关店未止“老年”班尼路加码童装业务自救 资本潜行水下机器人它的征途是深耕海洋 不满现状预计3万港民再度回流加拿大!?当年离开的原因… 美国航空公司将取消737MAX航班的时间延长至9月3… 加拿大联邦政府拨款00万应对老年痴呆症 U20女排世锦赛下月激战墨西哥朱婷从这里起飞 镁业公司排放超标停产整顿村民仍不认可盼其迁走 舒淇新片让未来战争首次发生在中国!外星突袭地球,世界沦… 当你发呆时,大脑在做什么? 射箭世锦赛韩国破两项世界纪录中国冲奥运入场券 广西田林发生一起疑似溺水死亡事件5名小学生死亡 “618”去京东化未来“三国杀”只会更猛烈 途歌共享汽车已被全部回收工商所回应途歌并未破产 牛弹琴:美国发出最后通牒,又盯上了这个国家! 销量|吉利汽车5月销量9.03万辆同比下滑27% 格力:年初已关注奥克斯问题举报前在多地实名投诉 长三角影视基地抱团合作共享“上海服务” 张曼玉回忆张国荣:感激哥哥的提点和鼓励 有这七个迹象,说明你活得越来越好 公开举报奥克斯后董明珠:企业底线和人一样是良知 美军中央司令部:对伊朗开战不符合美国战略利益 国米官方宣布买断队内助攻王单赛季共造11进球 共享汽车撞伤人保险公司拒理赔 金蝶国际升近3%收复100天线 全球无电人口仍有8.4亿:印度老大难独占9900万 孙宇晨:我不是做技术的但公司最懂技术的就是我 雪莉时隔两年回应吸毒传闻:我可以拔头发给你验 美俄两主力舰在中国东海几乎相撞:美舰突然改变方向 违约致冰壶世界杯停摆这家中国公司到底啥来头? 普洱边境警察揭秘:犯罪分子用电视面膜等藏毒 香港赛林高远4-1梁靖崑决赛与张本智和争冠 车企赞助火箭发射中国航天现商业合作新模式 广电总局部署国庆70周年电视剧排播对卫视提要求 周星驰将参与新电影制作?助理辟谣:无合作关系 《X战警:黑凤凰》上映20年经典终迎谢幕 韦世豪像范佩西般刺杀旧主这一幕和鲁能彻底决裂 家有五台碎钞机 好萊塢同志驕傲大遊行彩虹旗海飄揚 港交所:将在7月推出界内证恒生指数等可发行界内证 韦世豪像范佩西般刺杀旧主这一幕和鲁能彻底决裂